紙上蒼生。

好久不见。
“坐观天地卧观心,流云成卿,飞星成卿。”
weibo@长歌不韪

随手写写。
朝哥俞哥 2020清华见。

1 6

【喻黄】昼夜



黄少天回寝已经是凌晨一点半,身上有浅淡酒气眼神却还算得上清醒,开门时喻文州正写着什么,思索的时候不自觉地转起笔,只是普普通通地转也谈不上快,配上修长五指倒是有种别致美感。桌上笔记本电脑屏幕的黯淡光线照亮一隅,只能看清他稍显疲惫的脸。

喻文州起身开灯,非常自然地去接黄少天外套,“又跟徐景熙他们出去疯了?”黄少天咕哝了一声是什么“不会睡过头的你放心吧文州”,就把自己整个人扔在了床上。恍惚间喻文州好像把他当啷在床铺外沿的腿搬了上去又给他盖上被子,他就迷迷糊糊地想啊,这样的喻文州为什么就不给他个攻略的机会呢。

没错,喻文州是个直男,钢铁直男。

虽然他相貌可以说是男女通吃了,性格上也有跟任何人...

77

【喻黄】北平雪

·一篇老存档。

一.
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侵华日军发起卢沟桥事变,全面进攻宛平城。

随后日军派遣十余万日军入侵中国,北平失守。

二.
一九三九年十一月,天寒。

黄少天旷了学校的课从舞厅回来,双手拢在唇边哈了口气,有白色的水雾升腾起来。腕上是汉密尔顿很经典的一款,奢侈又准时。再加上本身又瘦桡骨凸出,更衬出几分贵气来。生得一副俊俏面孔,性子又倜傥,难免总是沾花惹草,把小姑娘逗到嘴都合不拢,然而最近他却自觉愈发索然无味,连回来的时间还比以往早上许多。
黄少天搓了搓手,轻车熟路地翻进校门——的确,动作迅捷得明显昭示出这是个惯犯了,他倒也不在意这些,家里经营着的是日本人麾下的一家银行,同...

2 40

【喻黄】何时深秋

·写手挑战day1  用“我希望一直这样下去”为结尾写一篇虐文。
·第一人称好难啊,掌握不好。ooc爆炸。
·考完复健——

您好,我叫喻文州。

我的爱人叫黄少天。

我想讲讲我和他的故事。

其实这个故事不能算是非常跌宕了。只是他始终被掩藏在自己内心最深处的地方,目光清澈言笑晏晏,一如既往。

尽管是理工类的大学,校园也是很好看的。提着行李往宿舍走的一路上风景亦十分旖旎。途中一棵水杉树下有个黄毛,微微踮起脚想够着一片完整的叶子。我从他旁边走过去,能看到他睫毛很长,随着动作簌簌地颤抖。亚麻色发梢在阳光下反光,和眼神一样清澈明亮。

正是九月初,...

2 30
 

© 紙上蒼生。 | Powered by LOFTER